新闻中心 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通信:美国撤军后的喀布尔

发布时间:2021-09-01

  通讯:美国撤军后的喀布尔

  新华社喀布尔8月31日电 通信:美国撤军后的喀布尔

  法里德·贝赫巴德

  31日清晨一点左右,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。

  “阿富汗塔利班武装职员朝天鸣枪把我吵醒了,我这才知道美军撤离了,塔利班在庆祝。”货泉兑换商纳吉布拉31日告知新华社记者。然而,对眼下阿富汗局面和自己生涯的忧愁,令纳吉布拉再也无奈入睡。“因为最近局势不稳,阿富汗尼兑美元的汇率稳定很大,我丧失很大。”

  当地时光30日23时59分,最后一架美军C-17运输机在喀布尔国际机场腾飞,这标记着美军在阿富汗近20年军事举动结束。随后,塔利班在机场安排了特种军队,完整接收了机场。喀布尔机场大门口再也不见之前混乱拥挤的人群。

  喀布尔街头商贩亚尔·穆罕默德对新华社记者说:“美国人撤离后,所有如常,喀布尔重要的贸易核心畸形开放,市中央呈现了交通梗塞。”

  然而,大局部政府机构仍然大门紧闭。除了办事不便利外,最让大众头疼的是只有少数银行开门营业,而且塔利班划定,每人每周只能从自己的银行账户提取200美元。这多少天,每个营业的银行门口都排起了长队。

  亚尔·穆罕默德说:“如今生意不好,赚钱不轻易,我须要钱,但现在去银行取钱太难了。”

  作为货币兑换商,纳吉布拉对阿富汗尼汇率的疾速波动倍感焦急。他告诉记者:“现在物价飞涨,食物和石油自然气价钱也在上涨,民众都在担忧货币贬值。”

  政治远景不肯定,经济情势不稳,在喀布尔市民看来,这些问题的发生都跟美国相干。

  喀布尔市民艾哈迈德·福阿德说:“美国人撤离阿富汗了,但给阿富汗国民留下了一个烂摊子。20年来,他们并没有兑现本人的许诺。”

  42岁的喀布尔市民霍贾·瓦希德说:“美国驻军20年后撤离,在咱们国家留下的只有凌乱。”

  瓦希德经营着一家出产阿富汗传统布料的小工厂。他说:“我的大多数客户都是寓居在美国和欧洲的阿富汗人。当初阿富汗就像一个‘孤岛’,没有人来我的店里买布料。目前学校还没有开学,也不晓得孩子们什么时候能去上学。”

  只管局势依然不暧昧,但阿富汗民众依然对将来抱以等待。

  亚尔·穆罕默德说:“我希望塔利班可能尽快组建新政府,兑现他们的承诺,树立一个普遍的容纳性政府,停止阿富汗的不断定性。”

  跟很多人一样,38岁的家庭主妇鲁娅·塞迪奇表白了对国家长久和平的愿望。她说:“我盼望庆贺美军撤退的枪声是阿富汗最后的枪声。美军已经分开了阿富汗,阿富汗不理由再打仗了,我生机国度能迎来真正的和平。”(参加记者:史先涛) 【编纂:张奥林】